袒露着的隐秘青泥洼 An Open Secret Place

2018-06-11 16:33:34

它是很特别的,不是那种山环水绕景色美或者楼高妹正现代化的特别。是空气很潮,海水很腥,海鲜很肥的那种特别。是高尔基路紧挨着万岁街却离过去的斯大林广场很远的那种特别。好死不死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多,逢假必出,分秒必争,可惜错过的依然比得到的多。不晓得是自己是归客还是离人,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个游客,所以这大概是一个没有前缀修饰的大连。你在这头,也在那头。

那片叫做青泥洼桥的区域没有洼也没有桥

青泥洼桥,从古至今不仅名声叫得响亮,而且每个字都没有浪费掉,有泥有洼,泥上有青苔,洼上有小桥,故名曰青泥洼桥。至于后来是怎么消失的,答案不得而知,据说是填平的。想来不是巧合,很久以前的大连就叫青泥洼。

作为大连最众所周知的商业中心,这里往北是墨绿色的大连火车站,往南到五惠路,往西越过“水晶球”抵达友好街,往东至普照街,是大连规模第二大的商业中心,汇聚了国内外知名不知名连锁非连锁的大小商场,以双人跳棋中断版为规划蓝本加以排列,所以走丢不可耻。在这些“小棋子们”中,有乍眼很漂亮,看久了依旧漂亮的“小透明”百年城,有面积不大但因为足够丰富而始终逛不腻的MYKAL,有地标级别的老中心友谊商城等等。

不过除此之外最最值得一提的还是牛逼闪闪的胜利地下广场,肉体上大约半个青泥洼,灵魂上几乎就是整个青泥洼,只要你愿意,绝对可以在里面度过完整而充实的一天,早晨是土豆丝超多的煎饼果子,晃晃悠悠吃完,腆着小肚子置办几身精致的衣裳,大包小包继续,顺杯奶茶,午餐可以假装隆重的开始,两个人坐拥大半个地下,东西南北,酸甜咸辣,谁管你顺路不顺路,这样的一顿饭大约中间休息两次,总时长约2个半小时。抬屁股走人的时候很有可能不再是刚落座的你了。后半截时间就变得很好打发,换一个指甲,挑几个配饰,在人流开始锐减的时候打包夜宵,寻找出口,满载而归。

当然了,有时候你不愿意可是还是要困在里面很久。比如,基于对找不到出口的恐惧,我放弃过这里,整整一年,可是后来遵从心底里神秘力量的召唤而回归,继续沉溺,义无反顾。

可以互相“对话”的“五分钟”广场

大连的广场是真的很多,不知道当时是如何急切的想要创造一种虚假繁华,或者是对广场二字有什么误解,任意两条弯直不定的马路相交,夹角超过25度就会出现一个命名极其草率的广场。

具体有多么多呢?沿着一条路没有转弯,正常步速行走,一个小时,穿越了5个广场,擦身了2个广场,除了无理取闹但生活气息浓厚的二七广场和三八广场,还有全大连最正经的广场——中山广场,很端庄的一个圆心,十条射线。是才貌双全的公共资源,广场周围建筑大多建于20世纪初,中心是玉石铺装的圆台,周围的建筑多修建于日俄时期,欧式且复古,但其实你站在中间转一圈的话,唯一突出的直观感受就是很想拍照。现在这些建筑作为贴近民生的金融机构仍然被使用着,进进出出的时候,历史好像就这样离我们很近很近了。

而这里的精彩远不止这一片广场,网红连锁店冲击都市各处的今天,大隐于市的延安路,几乎没有被污染过,精致而独特的店铺有大大方方铺在马路边上的,也有七拐八拐还看不见门脸的。是藏在大连里的延安路,是藏在延安路里的大连。温柔躁动都不违和,静谧喧嚣趣味皆有。

提到广场,绕不开的当然还有星海,广场连着公园,背对着跨海大桥,天亮的时候,海鸟离你很近,天黑的时候,海风离你很近。作为亚洲最大的城市广场,它建于1997年6月30日,是用以纪念香港回归的工程。

广场中心有象征着生命足迹的百年城雕,从1899年到1999年,从陆地延伸到海洋,从新生的婴儿到耄耋的老人,共同创造了城市,记录了城市,见证了城市。而这里有曾经全国最大的汉白玉华表(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凌晨零时三十分被拆除)最辉煌的人文从来不会说话,哪怕它要倒下。

更优秀的“深夜食堂”

都说食物是浓缩的城市。于是,初到大连,例行公事一般,老菜馆里的海麻线包子和三鲜焖子和街边的烧烤海鲜成为固定选项,总归是会够的,虽然很好吃,虽然别处少见。但是日子久了渐渐发现大连川菜也好吃呀,羊汤也好喝呀,日料刺身什么的基本上称霸东三省。

民主广场夜生活区里“暗搓搓”分布了各种居酒屋,主打日式烧鸟的串店,汤头浓郁的面点,清甜有嚼劲的寿司店……绝对正宗的原因是一半以上的店主都是中文极其不流利的日本人。大概就是日本家庭料理的味道了,寿喜锅,鳗鱼饭,培根菠菜,日式煎饺,即使本无偏爱也能品出日式料理的新鲜细腻。

日料聚集区除了灯红酒绿又闹中取静的民主广场,还有就是森茂大厦后面的日本一条街,基本都是民宅,基本都是餐厅,基本没有牌匾。谈不上好坏的环境带着让人觉得足够放松的日式慵懒,邻桌的工人大叔喝着泡沫充足的朝日啤酒侃侃而谈,不时传来几个中华民族的熟悉词汇,尽管绝对放松依旧带着大和民族的克制收敛,偶尔会恍惚自己置身何处。真的有很多日本人定居在大连的,过生活的那种定居,在大连找到一间正宗家庭日料的容易程度约等于找到一个公共厕所。

而久光百货和MYKAL的地下超市,只要你去,不管什么时候,都一定会碰到日本人。毕竟食物跨越国界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满足人们的故土情感。更加遥远的旅顺

旅顺,距离大连市区有一定的距离,公交一到两个小时不等。路程漫长,历史也更加悠久,二战后的旅顺港划归苏联使用,1955年,旅顺回归中国,后与大连合并,称为旅大市。现在大连还保留着名为旅大印象的老菜馆。

而1981年以后,大连划市旅顺划区,旅顺自此划作大连市的一个区。身居其中的黄渤海分界名副其实,站在岸边能十分明显的感觉出,一边是足够清澈的渤海,一边是不够清澈的黄海。很摇很晃很渺小也很伟大。

还有一些听说

据说大连的地铁修得很深很深。

据说本地人不住海景房。

据说旅顺中路的风景最美。

据说大连的超市不卖草纸。

如果我只是侥幸匆匆一瞥甚至不曾亲自触摸,那么,创造一个想象,那种亲亲海豚的生活情趣,抑或是吹吹海风的卿卿我我,因此而沉迷,因此而热爱。因为不够了解而盲目热爱。

还好还好,我在那里生活过,时间没有那么长起码也不算短,足够我走街串巷看见它不同的面貌,足够我从少有人走的路上发现惊喜,足够我从每天都能看见的风景里察觉到跳动的生命力。

还好还好,很高兴遇见却没止步于遇见,那个隐蔽着也汹涌着的青泥洼,那个看似百转千回却从不设防的东方水城。

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袒露着的隐秘青泥洼 An Open Secret Pl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