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大:一分钟不能少 一个饼不能多 With The Scallions

编辑:邵安琦   2018-06-11 16:33:34

阿大葱油饼重新开张了,没有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,连周围帮忙排队挣钱的黄牛都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铁板上揉好的面团被滋滋啦啦地煎着,葱香四溢。再开张这天,他宣布免费请大家吃饼,街坊邻居嗅到喷香的气味就赶来了。阿大的背驼得仍然很严重,几乎整个背都弓了起来,眼睛距离火炉的火苗不过几厘米,下巴几乎要碰到烤饼的移动铁盘。

2016年的9月27日,这家葱油饼曾被迫关张,因为有关部门发现营业执照没配齐。在刚刚恢复营业6天后,又再度被迫关门,当地市场监管部门称,因涉无证经营等,这家巴掌大的饼店已多次遭举报。停掉手艺的一个月里,接连不断地媒体找上门,想要探个究竟——他是不是仍然每天凌晨三点就起来和面。

阿大本名吴根成,他有一个患了精神疾病的弟弟,一年到头光是住院费就要掏出好几万。但他自己的身体也不好,看病的费用昂贵,在没有退休工资的情况下,经济负担越来越无法支撑。他想过要盘下一处店面,但囊中羞涩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这条路上,随随便便一家小店都要两三万,对于又要维持生计又要贴补家用的阿大来说,这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

除此之外,阿大每天必须在凌晨3点起床,日复一日的准备两三个小时后,才能在清晨5、6点钟开门做生意,而大众点评上的营业时间写到下午2点。为了不让顾客久等,他自己做的早饭异常简单,随便打发一下垫垫饥,两三口下肚,又擦擦手回来继续做饼。

重新开张之后,这家7平方大的小铺子里,营业执照一应俱全。有人提出资助些新器具,他拒绝了,硬是把上手用惯了的灶台搅面机炉子全搬了过来。“我是想,这不是店铺地址换了,但我的手艺不能换,不能落下,还是老家伙用的顺手。”

曾经阿大也曾收过5个关门弟子,但是都仓皇而逃,“每天做同一块饼,这能做出啥名堂?”

把醒好的面,揪成一个个独立的面团,这双手顺势一按,再重重地甩在桌上,面团就听话的变成了十几公分的薄长条。看着就这么几个步骤,但天天反复重来,年轻人未必能耐得住这个性子。

阿大一边煎饼,一边撒葱花,飘来的味道把早起上班的人全都扣住了。他的秘方之一,就是用明火把饼上面那层的浮油烧掉,这样吃起来葱油饼就不会油腻。甚至一些中午才上班的人,为了能尽早吃上一口,干脆早起几个钟头赶来排队。每次一炉只能做20只,每炉必要等30分钟,每天只做300个。一分钟不能少,一个饼不能多。不管外面排队的人多么焦急,队伍排得有多长。碰上极热极寒的日子,一如往常。阿大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一遍遍和催促的顾客解释,“真的没法快,你看快了外面焦里面不熟,猪油没化掉,口味就两样了。”

到了吃午饭的点,阿大才见缝插针的擦了擦手。从写字楼里走出来的白领们涌向了周围的餐厅,他趁这个时间点囫囵吞枣的解决了自己的午饭,有时候是一个馒头,有时候是隔夜准备好的小菜。

“忙归忙,一天站十个钟头也还能吃得消,能干一天是一天吧。找上门来的学徒是很多,但我暂时一个都没有收,年轻人做这个真的扛不下来。”

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阿大:一分钟不能少 一个饼不能多 With The Scalli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