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少“还掉”好舌头 Under The Tag

摄影:朴一天 形象&编辑:高鼎 化妆:李超 撰文:邵安琦 艺人统筹:辛本   2018-06-11 16:33:32

米色格纹衬衫 米色格纹长裤 均为Bally 白色西装外套 dunhill 白色板鞋 Z Zegna华少的脱口秀

华少忙得像被拧紧了几十圈发条。

从熟悉的舞台上下来,转而扛起导演和制作人的大旗,几乎就没有休息过。以前习惯一个人团团转,坐那儿和老中医似的挨个把问题解决。眼下得兼任总导演、总制片,要做真人秀综艺,就不能只顾着自己该干什么,从而得背起更多的责任。从创作初期的节目理念、游戏规则怎么设置才合情理、怎么才能吸引投资方,怎么才能有赞助商愿意进来,现场有摄像机位、后期要挑选素材,每一个环节都必须亲自把关。

上次拥有一段完整休息时间,已经在一年前。他承认自己能力有限,精力有限。背上了更重的身份之后,问题多的已经数不过来。上一秒刚答应的事儿,需要立刻记进日程表以防明天遗忘;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必须今日事今日毕;几点要见谁几点要开会,什么时候去哪里见谁;这样的事儿数不胜数,每天忙得像一个自转陀螺,只要还有能量,就一刻不能停。

他回忆起,自己已经有三年没有好好经营“华少”这个产品了。刚开始的时候“华少”这个名称对于项目投资的确是有帮助的,但他觉得并没有做到顶点。

“之前一直在帮别人做产品,但从2018年开始,我也要开始为自己做点事情了吧。”

手头上正在准备的“华少产品”,是一档叫做《华语秀》的脱口秀,还有一个访谈类的节目《天台说》,两者都需要语言功底和知识结构去支撑。

“我最近特别头疼的就是《华语秀》的稿子,你知道脱口秀的内容不好写,已经改了20多稿了。我们不吐槽艺人,讲的是新近发生的事情,又希望跟别人不一样,所以这个本子就变得特别艰难。我跟绍刚建国池子啊都是很好的朋友,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,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力求突破就挺难的。只能说尽全力吧,总有一稿自己会满意的。”

他觉得,手头上的事情既然有了起色,就不能有一星半点的疏忽,否则就是对整个行业和合作方不负责任。埋怨是没有价值的,抱怨市场没有用,抱怨客户也没有用,是不会让人垂怜的,也达不到那种效果。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去做些改变,毕竟新的突破口总要有人先去找。

好舌头之后

2012年,华少在第一季中国好声音里以47秒350个字的语速念完了广告而爆红。

有人就评论说,哎呀华少念念广告不就好了,毕竟功夫扎实,能赚个盆满钵满,何必辛辛苦苦做节目做制片,甚至很多人对他主持节目的概念还停留在那时候。

“没有好舌头这个称号之前,大家对我的印象比较薄一些。为什么后来我还去辛辛苦苦搞制片搞导演,不就是因为想让观众对我的印象不再是一个读广告的主持人了嘛。虽然很累,成倍的累,一会儿跑上舞台,一会儿下来了接着做别的,但至少现在有条件做这些,有经济基础可以支撑一下,这一点还是挺满足的。”

曾经有一段时间,他过着走穴念广告的日子。一出场大家就拼命鼓掌,赞助商一看华少来了,非华少念不可,就算没有也临时增加一段。

他承认那时候的爆红算是对自己事业的助力。“能有一个绰号是以中国冠名的,我觉得已经非常厉害了,还是很感谢。但这个事儿没什么了不起,很多人都可以做到,我不过是正好在那个时候用了这个技巧。也替自己高兴,大胆地只用了这个方法。为什么现在不再用了呢?因为它没有一个可变化的空间,已经不需要再那么快了;另一方面,老实说现在同行里的人,念广告念得并不会比我差。但从制作上来讲,对方不会因为你读过多少广告读得有多快而请你来参与,还是要看能不能解决问题。”

不同的节目让人们看到不同的展示面,行业内的人对华少的认知,和观众对华少的认知,是不一样的。“一开始我们看到的,只是歌手的一个高音,演员的一场哭戏,得慢慢地才能全面了解整个人。人是不会改变的,只是社会角色在变化。做好每一份工作是当务之急,得要尽力,我觉得起码不能让别人觉得,‘请他来是失败的,真倒霉’。”

看过华少主持节目的观众,尤其是现场,就会知道他的临场反应很出色。“层出不穷的状况很多,时不时就被工作人员塞纸条打招呼,谁谁谁不能来了,哪个节目和哪个节目对调了,又有嘉宾要提前走赶飞机,快先把他的节目安排提前。”主持人在他眼里,就像是一个问题解决者,需要随时解决很多突发的问题,还有舞台调度上的问题。主持人本身是靠语言工作的,工作价值就体现在解决状况上。

“你回忆一下有些被大家记住的精彩瞬间,是不是反而都是现场出现问题的时候?一来给巧妙的化解了,这也是功底所在。”有时候台下观众看起来好像今晚顺其自然,但这背后靠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进行案头工作铺垫起来的。

“那出错了怎么办?”

“看情况,盛典和比赛不同,没有那么计较规则,就看你怎么来处理和观众的关系了。即便是现场有难以抗拒的突发情况,先要承认有这个问题,不能蒙混过关。然后用真诚的办法来解决它,状况和真诚观众都是可以感受到的。”

“有时候观众会说,哎你们不就报个幕吗,但就像是一个裁判,他的存在是必不可少的,虽然大部分人不会去仔细关注。”黑色T恤 ETRO 黑色西装外套 dunhill 迷彩长裤 LACOSTE 黑色板鞋 Diesel

白色长袖打底T恤 粉色西装外套 粉色西装长裤 均为SANS TITRE白色板鞋 Jimmy Choo转变

第四季的中国好声音,华少没有来。

一方面和那边的合作上有些不同的意见,另一方面对中国好声音来说,华少也没有太大的空间了。

“互相很熟悉,也希望有突破的方法,但没找到,所以就选择先暂停了。”

他突然有点怀念和赖声川一起排话剧的日子,“特别好,特别高兴”的状态。话剧这个领域对他来说是很特别的,它是一个纯创作的模式,尽情尝试各种可能性,也为此推掉了50多场商演。“后来因为在搞节目制作投资方面的工作,实在是顾不过来,只好搁置了。曾经我是一个人,还没有团队,多赚少赚都可以协调;但现在背后有了一整个团队,必须对他们负责,不能那么任性。”

华少慢慢地开始依靠团队,不再一个人猛冲猛撞了。

他觉得,舞台上的人,注定了他是一条抛物线,只是看这个高度到哪里,你上升的时间多长而已。

这阶段正在苦心钻研的真人秀,就是他的另一个“顶点”。从事演艺行业的公众人物和企业家不一样,势必会在抛物线的末端以相对冷淡的方式收场,而且这个顶点是很难维持的,最终越高的抛物线滑落会很迅速。即便是以维稳的速度进行,但无法避免这样的轨迹,只要迈了进来,注定会有这样的走向。

“不过这个走向未必就是悲剧,首先还是对自己手头上的事情要十二分的喜欢,其次能到达什么样的境遇,那就是后面的事了。想红是好事儿,最重要的还是喜欢,不能成为你的负担;其次喜欢的程度得够深,想红的心够大,这样你的抛物线能走得更好。”

他认为,现在大部分人都没把真人秀好好弄,只是当做一个赚钱的项目,也不是真正为了干好一个产品而出发的。盈利高了就会出现鱼龙混杂的情况,而真人秀恰恰是需要创作的。很困难,不是几个游戏拼凑在一块儿就构成得了的,要有游戏之外的人物塑造。综艺总是会碰到一个原创的问题,在快速吸收国外模式后,势必会开始自发原创,结合经验进行本土化改造。观众图个乐,好看归好看,不一定是靠流量吸引。“我们不能埋怨观众,更不能抱怨市场。现阶段来看,我觉得生存是第一位的,再谈有没有机会做得更好。”

光是从好声音、好舞蹈、梦想秀等等的一系列综艺节目来看,似乎中国的真人秀越来越成熟了,但总会不断有因为各种原因暂停的节目。一方面盈利模式肯定是已经完善好了的,但有些不够健全,单纯得靠广告和大量的运营来堆积,风险非常高。目前看来,真正能把投资做大的真人秀占比并不高,江湖上哀嚎一片,亏钱的是大多数。

“现在的人太想赚钱了,都想冲进来赶紧捞一笔,有点急功近利。主持人的发展空间就越来越小,有一个很特别的身份,就是电视类视频产品的从业者,这不代表每一个流量艺人都可以干好这份工作,这一点很确定。语言类的产品自然需要主持人来接手担任,他不仅仅是报幕衔接,能不能让一台晚会出彩,是至关重要的。”他很疑惑,现在的节目都太相近了,好多看起来都一样,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干同样的事儿。于是最近就在着手一些不一样的,这也是特别累的源头,进入市场就是在尝试,也有很多风险,要接受所有的风险就会比较吃力。

“有人觉得,节目看来看去都一样,明星颠来倒去还是那几个,无非是换了一个台本,您怎么认为?”

“其实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创作者,这个行业里面我认识很多。问题是能不能创作,以及到底谁在购买,目前平台愿不愿意购买就取决于艺人身上。有些艺人经纪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模式,听说是国外的模式,觉得好啊行啊,就来了。要是没有艺人来,那广告商也没了,就变成了一个循环端口。电视台这边又是一个线状播出的情况,就这么多时间,人家都愿意买大投资的产品,余下能留给原创机会和空间的已经所剩无几了。什么时候能好转,那只能等市场理性一点吧。”黑色皮质卫衣 Diesel 米色阔腿长裤 Razzle 黑色皮鞋 Jimmy Choo

白色衬衫 米色灯芯绒西装外套 均为 dunhill

米色格纹衬衫 米色格纹长裤 均为Bally 白色西装外套 dunhill 白色板鞋 Z Zegna落不了幕的演出

2018年的今天,是自媒体时代,人人都活在自己的社交圈里。当表演成为一个行业之后,演员会选择性输出自己愿意被看见的一面,也没法三百六十度都让人深入了解。

“现在飞机上都有WiFi了,如果明星正好在飞机上打个盹,再张个嘴流个口水,立马有人拿出手机咔咔照下来传网上去了。所以当一个人红了以后,他很难回归到一个普通人的生活,基本就没有什么‘退休’可言了。在你有曝光价值的时候,很多人都想从你身上找到一些焦点;除非愿意很长一段时间不那么红,慢慢淡出观众的视野。”

华少感叹,老一辈的时代已经过去,以前演员得和观众的距离拉开,尽量保持足够的空间。“在六七年前要是有一个全明星阵容出现,那大家都兴奋的不行,‘哇能把这么多人聚在一起!’但事实证明,全明星阵容很容易出问题,都要做主角,可如果人人都是主角,那烂片没跑了。二十个演员戏份比例一样,这就乱套了。观众要看的是好戏,不是哪哪都有的全明星阵容,这个道理投资人好像不太明白。就算他们明白了,但客户又未必买账,现在和老板交代就是说,你看咱们投的都是全明星,没花冤枉钱。但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好很多了,有一些答题节目或者知识比拼的类型,已经在慢慢铺垫了,我觉得会好起来的。”

说到真人秀是否有限制,华少倒觉得限制是好事,如果上限和下限完全没有标准可言,那就乱套了。“创作者本身要有自己的看法,不要从外部找原因,那是借口。其实很多影视剧啊真人秀话剧戏剧那些也有看不下去的,却还觉得自己倍儿棒,人人都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。另外国外也有拍得一塌糊涂的,但我认为国内在这方面已经很厉害了,有哪个国家可以做到一个周末四家电视台,每个节目制作费都超过一亿来运转的,可以说是只有我们了。不过,制作方和观众真的准备好迎接一档各方面完全达标的节目了吗?可能也未必。还是那句话,生存是第一位的,然后再去解决其他的问题。”

他觉得,有些节目争议很强,夸上天踩下地比较极端,它的高收视率是无法否认的;但另一方面,观众也会传说市场造假。

“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存在,那么它一定会被历史淘汰的。我就不相信有人像永动机似的天天掏钱买票房,自个儿亏一大堆钱为了捧一个什么。不能老是在亏,总得要有止损的一天,谁买票房都不可能只是为了图个高兴吧?所以我想到最后,口碑好的收视率一定不会差,盈利也跟着涨;而口碑差的一定会被淘汰。虚假的繁荣是经不起推敲的,不会长久。”

“那么在你看来,娱乐是个产业,当它有盈利收入的时候,艺人就成为了产品,周转在各个节目组当中。然后各个项目组觉得可以盈利,就开始购买这些产品?”

“对,目前来说这个模式已经构成了,它有可能会催化这种盈利方式走向一个自我灭亡的状态,因为它风险太高,也很容易被厌倦。在当下的情况里,真正想要搞一搞创作就会比较困难,我只能做自己在市场上看到的尽量对的事情,做别人不一定能做好的事情,但只凭一己之力是没法改变的,还没有强大到有这种能力。另一方面我觉得大家各有所长,能做好节目就做节目,能做好演员就全力以赴演戏,能做好歌手那就多花点时间在音乐上。越是站在最顶端的人,越是要真心热爱自己在做的事情。”

越来越多的身份,越来越少的时间,难以平衡。远离颠倒梦想,这个事儿很多人都做不到,常常本末倒置,最后就是捡芝麻丢西瓜。

他打算再等等,等到团队可以独当一面去干的时候,就放手。

“等有空了,我一定再去闯闯话剧,会会老友。”

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华少“还掉”好舌头 Under The Tag